碎碎念的年终总结

总的说来2018年的精彩程度超越了之前我所经历过的年份。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年, 所以才有了这样一篇不那么精彩的总结。 毕竟是涉及自己最珍贵的经历的记录, 我会在这篇文章里面尽量避免academic style的, 不过说到底我也不会什么正经的academic style罢了。

三月, 春天一不小心就到来了。代数课上的老教授换上了衬衫,耸耸肩膀走进教室,“这里的春天来的是真快, 突然一下棉袄就在身上穿不住了”。 电影的艺术课上的帅气的阿姨会在讲课之前说上一句”这本来是大好的踏青的时节, 却要把各位关在这个幽暗的房间里面和我一起来讨论电影”。 那个时候的校园非常漂亮, 我也是第一次在这个城市里面过春天, 很多景致看着都觉得十分得新鲜。 在校园里面看到什么好看的花花草草就会拍下来, 然后发给异地的女朋友看(, 然后再被弧上个半天)。

四月, 我还沉浸在温水煮青蛙的升温过程中, 对自己面临的学业上的危机一无所知。 有一日我在制作一个视频的时候为了转码而耗费了及其长的时间, 终于使我对我的破烂笔记本电脑感到了绝望, 决定大出血购置一台台式机。 在网上挑挑选选逛了很久, 还反反复复地问了已经买过台式的室友相关的情况。 看到贵的离谱的内存, 看到诱人的高档固态, 看到富有现代电子工业的技术美感的主板, 最终都咬咬牙一气买了下来。 又经历了几次曲折, 最后终于成功点亮, 用上了新的电脑。 很快2018年的清明节就要到了, 我买好了高铁票准备去看望异地的女友。 本来说的好好的, 结果因为她说家里的老人有事, 想趁假期去看望, 我退掉了订好的高铁票, 说好等到五一的小长假再见。 不过最后她并没有回家。

四五月之交的时候, 我迎来了2018年的五一小长假。 这次假期, 我早就谋划好了要自己一个人踏上赴往另一个城市的旅途, 去见女朋友。 出发的票买在了假期第一天的下午。 那一天我非常兴奋。 想看书吧, 没什么学习的心思; 想看看番剧吧, 感觉集中不了精力, 很快就要分神。 最后选择把我的新电脑打开玩一玩, 我就点开了steam。 正巧看到了Final Fantasy 15 Windows Edition 的发售, 感到十分心动。 看了眼价格: 350RMB, 贵得一下子打消了购买的欲望。 结果这游戏又恰好有第一章试玩, 你说这个trial搞得真是……精彩啊, 玩过了就觉得真是美, 感觉就是公路电影一般的享受, 马上就决定花钱买下这款首发。 把游戏下载挂上, 一看时间: 已经比我安排的出发去高铁站的时间延后了很久了。 我当时心头一紧, 不过嘛, 我这个人安排事情安排的提前量还是比较足, 即使是错过了我预定的出发时间, 我按照当时的时间一算, 赶去高铁站取票再检票也是完全来得及的。 于是我匆忙地收拾了背包, 准备出发。 准备包的时候我想, 因为我实际上只能在那个城市停留一天多一点的时间, 所以也就不用带多余的衣服; 在高铁上在宾馆里可以抢时间写写作业, 于是带上了书。 本来我还专门为这次的旅行买了个好看的充电宝, 结果被我忘记了带上。 走出门没几步发现忘带了手机, 折返拿。 又出来发现忘带了学生证, 折返拿上。 出去赶上地铁, 看看时间, 距发车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样子, 完全是来得及的。 坐上地铁十分钟后, 我看着玻璃里的自己, 突然想起来, 完了, 没刮胡子。 看看时间, 起始现在再跑回去还是来得及的, 不过刚才两次返回实在是把我搞得厌烦了, 我就没有回去。 坐上地铁三十分钟后, 我面对着玻璃, 手插着裤兜, 猛然想起, 没带身份证。当时我一下子意识到问题挺严重的,不过好在我那一次很冷静, 马上思索了一下: 现在跑回去肯定是会错过高铁的, 高铁站肯定有补办临时身份证的窗口, 去那里办个证明, 应该还是能赶上的。

事实证明其实我分析得没有错——如果临时身份证可以在取票机上取票的话。不得不抱怨一下此高铁站的设计, 路牌设计得很不人性化, 基本无法从路牌中得知到各个地方该怎么走。 我找了一圈又一圈, 问了一个又一个人, 终于找到了补办的窗口, 排了队被告知需要照片。 旁边有个专门挣我这样的着急的旅客钱的自动照相机器, 我跑去照了相片, 求着前面排队的人给我这个快要发车的人插个队, 终于拿到了自己的临时身份证明。 当时距离发车还有不到20min。 然后跑去了取票的地方, 在自动取票机前游离了一会我才发现那个东西必须要真的身份证才能让它”自动”, 我手上这张纸是没用的。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排着长长队伍的人工窗口。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是一团糟了, 既焦虑, 又愤怒, 还悲伤。 排在人工窗口的队伍后面, 我意外地发现这个队伍动得挺快, 心里暗暗地夸了铁路工作人员几句。 排到我, 距离发车还有5分钟, 递证件, 说情况, 拿票子: 还剩三分钟。 看车票, 找路标, 跑到检票口, 恰好关闸, 恰好是发车的时间。 我跑到闸机口, 一个工作人员问我:”你是不是坐XX号车的?”。 答曰:”是”。 “几分钟前就关闸了,现在车刚刚开走”。 我当时觉得自己如同被雷劈中, 整个人都傻了, 呆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去改签吧, 看看后面的车次还有没有空位”。 哦对啊还有改签, 买票的时候我就看到过两个小时后还有一趟车, 我去改签说不定还可以。 然后我就带着已经失去了理性的大脑, 有些游离于状况之外的身体跑去了改签窗口。 途中遇上了撒泼打滚的中年妇女与怪吼怪叫的大叔, 那些大叔把撒泼的女人拖走的时候还直接撞上了我, 我差点就翻倒在地。

改签了, 人的脑子也基本不在了。 跑去车站的dicos吃了饭。 心情实在是低落, 难过到无法忍受。 回想了一下下午出发以来的这一路, 从玩游戏忘记时间到找不带补办窗口再到于自动取票机前浪费时间, 只要任何一个环节我少浪费五分钟, 就能赶上高铁。 可是奇迹并没有发生。 发了一串消息给女朋友想要寻求点安慰。 她的反应很冷。 我当时很生气了, 觉得我劳神费力跑出来就是为了你, 还被这样对待, 很想和她提分手, 思来想去还是理性占了上分, 觉得气头上的想法不能作数, 算了算了不提不提。 过了一会她发来一句:”我知道你现在很需要人安慰, 但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我自己”。 当时还觉得她这么一说显得很可怜, 连忙去问她遇到了什么事情(现在想起来: 这说的都是些什么鬼话)。 过了一会心情好一些了, 坐在高铁动卧的床上, 伴着昏暗的灯光写起了代数作业, 当困意袭来的时候, 我就躺下等待第二天的到来了。

第二天, 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目的地了。和她商量这一天怎么玩。 逛过了公园, 走过了老街, 扯些有的没的,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顺带一提, 那是我第一次牵女生的手。 到了晚上, 她跑回去写作业了, 我一个人带着没了电的手机回了宾馆。

五月是期中考试的一周, 我的考试考砸了, 心里很难受。 给女朋友发消息说感觉自己挺不过去了, 能不能给我打个电话。 “嗯好的, 马上就打”。 我坐在三楼的答疑研讨室, 从黄昏的六点等到了夜里的十点, 负面的情绪积累发酵。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我真的自己也说不清楚。 我是一个挺高傲的人, 成绩一直也不错,在学习上没有载过这样的跟头; 我的情绪容易出波动, 非常需要有一个人能陪我, 在一两年前的时候这个角色是”那个男人”(熟悉我的人应该知道他是谁); 在这个时候,我本以为会是这个和我交往的女生。我想和她说很多的抱怨的话, 可这个时候我的理智告诉我我不能说气话。 不过, 如果理智还能操控我的身体, 那这就不叫情绪低落的状况了, 我想了很久,最终在QQ上憋出一句”对不起, 打扰了”。 但是不到一个小时, 我的理智就恢复, 我分析了一下这些问题的缘由, 对学习定了许多计划; 对于和她的关系, 我认为平常我们实在是太过缺乏交流了。 我掏出手机, 跟她发消息。

“那个, 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我心理想的是我和她之前交流不够,连电话都很难通上, 她总是时间错不开, 我想和她约定一个每周固定的时间, 方便我们安排事情。

“嗯, 好的, 我也正好有事想跟你说, 要不你先说吧”

“我觉得说不定我们想说的是同一件事呢, 我就是觉得我之前每次想跟你打电话的时候你都说安排不开时间, 我就想, 我们能不能每周安排一个时间, 这样就方便我们安排时间啦”。 我一边打这些字, 一边还在为自己刚才发了点火而感到自责, 准备买点礼物给她道个歉, 想起今年我生日的时候, 别人送我的那个芝士蛋糕很好吃, 准备也给她买两盒。 打开淘宝, 下单, 填地址, 购买。

“其实我想说的是, 我们, 能不能结束这段关系”。

那是星期天的晚上, 扯皮了大半天也没个结果。当时的我一个劲想要挽留, 可惜了那个时候的我啊。 星期一的下午, 站在三楼的楼梯间, 窗外正在下雨。 虽然这听起来很像某种无趣的青春伤痛文学桥段, 但是那天真的下了雨。 最终没有挽留住, 还是分了手。 如果说需要我总结一下这段感情的话, 我该说什么呢? 一份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感情实在是太痛苦了。 我学会了多关心身边对你好的人, 还有就是不要轻易付出自己的感情。 以这件事为分割点, 我的2018分成了两段。

五月底, BML2018开售, 拜托同学抢了票, 安排了行程, 买了机票和高铁票, 开始期待这样一场让我从2016年就开始一直心心念念的演唱会。

此后的每个周末都认真的自习, 认真看书,至少那个学期之后的所有周末我都可以说是没有荒废的。

七月到来, 下半年开始。 有关那个月最深刻的记忆就是在去往BML的飞机上看到的江面上如同竹叶一样的小船。 出发的当天还有考试, 匆忙交了卷就踏上旅途(事实表明, 受心理状态的影响, 这场考试考的很糟)。 在上海度过了极其难忘的一晚, 这是我第一次看全息演唱会, 除了震撼没有别的词句可以形容我的感受。 “如果说, 有一天, 再相见, 将这份无用思念, 与你再讲一遍”, 我爱阿绫!!! 演唱会结束之后, 和未来遗迹的几个好朋友吃了顿饭, 找了家酒店睡下, 第二天就踏上回程, 因为还需要去参加军训。

有关军训, 没有太多值得记录的事情。 无非就是糟糕却被教官吹捧为有意义的卫生等条件; 以”令行禁止”为代表的于军队有意义却对依靠创造力而生存的人的毁灭的对于个人意志的磨灭; 若干人同住的大寝室的矛盾; 不爱干净的人的脏兮兮的酸臭气。如果非要说的话还是有点值得记录的事情的。 有一天在酷热的阳光下我被练到自闭, 回去写信检举揭发嘴臭的教官, 请求老师的帮助。”在会危及同学生命安全的极度高温天气下顶着阳光强行训练, 不给同学们休息的机会, 反而刻意增加练习……”,“以涉及性骚扰的言辞反复羞辱学生, 毫无中国人民解放军应有的作风优良的优秀素质……”等等, 倒是引起了学校领导的关照, 对教官做了规范, 接下来的几天的训练任务也轻松了很多。 不过嘛, 毕竟军训这种事情就是走形式的东西, 中国人惯性思维里那种把无谓的苦难当作成功的催化剂的无聊观念在我的脑子里可没有, 这种为了打断学生的脊梁骨而存在的东西, 我自然是能划水就划水。

八月, 军训结束, 开始实践。 每日早早跑出去读文献, 吃饭, 读文献,吃饭, 回来。 收获极其的多。 实践结束, 开始算法竞赛训练, 每日练习, 收获也是非常的多。 每天晚上还可以和好朋友联机玩玩游戏, 不长的暑假过的还算是非常开心的。

九月初, 和美丽的欧皇烃基大人一起出去玩了一遭。

整个九月都是在疯狂地补做暑假算法训练的题目中度过的, 因为我们的leader说按照补做的题目数目给安排现场赛资格。

十月, 两场现场赛, 成绩都不算太好, 一次沈阳一次桂林, 把周末给打乱了, 把本来准备的社团活动延后了。 期中考试就在前方等待着我。

十一月, 期中考试, 还算可以吧, 中规中矩。 还趁着周末在十一月处办了一场大型的社团活动。 接下来完全一样的一周又一周给时间按了快进, 一下子就到了十二月。

十二月值得一提的是社团答辩, 有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 给当初主动说愿意当副社长的同学提了答辩材料准备的事情, 被白了一眼, 问他去不去参加答辩会, “不去!”. 我为了这次的答辩准备了很多很多, 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个小时写了各种各样的陈述材料, 制作了PPT, 答辩会上讲的也很好, 把我想讲的都讲了. 展示结束之后, 和台下一个老师对上了眼神, 看到那个眼神, 我的心一瞬间就凉了, 难以言说, 唉. 所有的同学都告诉我我的答辩很精彩, 让人印象深刻, 绝对是拿前几名的. 最终我们排在了50%的位置。

限于篇幅, 这一年里还有许多许多十分精彩的事情无法一一记录, 社团招新时我搞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国庆展子上玩的很开心的一天; 陪国庆来玩的同学玩的几日; 在酒桌上痛哭的一个深夜; 元旦晚会上可爱的Lolita和JK, 总之还有许多值得我记住的事情。 要说做的不好的地方, 说细节说不出来, 泛泛而谈讲不清楚, 抓个典型的话就是秋季学期爱熬夜, 周末喜欢睡懒觉吧。 当我写完这篇碎碎念一般的总结的时候我觉得过去的每个日子恍若昨日, 一切事情悉数在眼, 实在是很舍不得与这样精彩的日子告别。 我的所有朋友, 我爱你们! 我经历过的每一个日子, 我爱你们! 然后, 你好, 2019!

“碎碎念的年终总结”的一个回复

  1.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是2019已经过去将近四个月了,也就是三分之一。一切的一切都被按下了快进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