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的室友变成了圣杯战争的裁判,带着一堆master和servant搞演习,在我家外面打开了花,我就被人追杀,还有一个用激光技能的servant拿激光烧了我的背,然后我觉得背上一股暖流涌入,然后就跳出了一个servant来保护我,然后我也指挥着她去参战了,接着我被误伤,躺在地上的时候一堆人围着我叫我的名字。之后我就被我爹叫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