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的年终总结 其四

发布于 2022-12-25  271 次阅读


其实在更完《丧失独特性的恐惧》一文后的一个多月内,我有很多想法。不过并没有来得及写些什么。时间过得太快,很多事情来不及细细思考就尘埃落定。

个人学业:麻绳专挑细处断

春天返校的时候,我还在雁栖湖继续集中教学。毕竟已经有了之前一个学期的反抗经验,这个学期的我彻底得躺平了。心里不再挂念着回所里的事情,也没找任何实习,天天窝在宿舍躺尸打游戏,就这么把日子给过了。除了临近期末考试的那一个月比较辛苦,别的时候都挺轻松愉快。虽然组内的代码框架上的开发工作一直稳步推进着,不过一方面由于湖里的网络环境比较恶劣,很难连接组里的 GPU 服务器,另一方面由于那个时候我一直在看相关资料学习(有个读文献的借口),因此实际上没有上手太多工作。

那个时候其实我也就天天都在想着能快到 7 月,可以回所了,一切就能恢复正常了。实际上,事情算是被我猜对了一半。尽管有着核算报告晚出,在科一照等到深夜十点才办理完入住手续成功入住这样的小插曲存在,我也总算是在热情洋溢的夏天给糟糕的雁栖湖生活画上了句号,成功回到了所里。刚刚回来的日子,我感觉周围一切都像我大四那时候一样,很亲切。无论是线下的会议,还是内网直连的服务器,都真真切切地在提醒我:生活恢复正常了。这样还算愉快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期间我还动了学习绘画的念头,找了个入门教程。简单学习一段时间后,随着之后开发工作加重,便再无后文。

这样四平八稳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十月。十月份的时候我发现了两个比较糟糕的问题。其一是我开始认识到我之前漫长的调研和学习过程走了巨大的弯路。不仅阅读文献的方向走错了,浪费了大量的时间阅读了关联性不大的内容(而这些内容实际上只需要通过很少的几篇综述就足以了解),还偷懒错失了最重要的”Get hands dirty”的机会。等到实际开发的时候,千疮百孔的理论知识使我瞻前顾后而不得自由,稀薄贫瘠的领域经验又使我处处碰壁而不得通达。我的工作出现了大量需要花时间弥补的缺漏。问题其二,就是我在做对比测试时发现代码库里某位已毕业学长留下的算法是有错的,或者至少说跟惜字如金的文档描述是对不上的。这是代码库里的一个重要功能,而学长早已毕业,修复的重任只能交给了经手同一研究问题的我。此外,我还根本不敢跟大老板汇报这个重大模块出问题的状况:毕竟虽然篓子不是我们工程团队捅的,但是学长人已经走了,现如今挨骂背锅的肯定是我们。总而言之,在我最需要时间来恶补知识推进开发进度的时候,一个大锅甩在了我头上需要我放下一切事务去全力修复。

紧赶慢赶,花了两三个星期把这个洞用烂泥给堵上了。然而,我自己的课题却陷入了大问题。大老板已经对我迟迟拿不出结果感到不满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这个时候,组里又接连有 paper reading、30min报告、部分项目申请书需要我做。除了焦头烂额也没什么别的词汇可以形容我彼时的状态了。又是很长一段项目几乎毫无进展的日子过去,大老板给我的项目下了最后通牒,让我不要继续再磨了。我只能就此作罢,整理了之前有的一些阶段性成果,准备合并提交了。从结果来看,确实有不少内容,质量也还可以,不过据我心理预期还是有差距。客观而言这样的成果可能也确实差点意思,不够发表一篇“还不错”的论文。当然,我必须得说的是,我觉得大老板只是作为一个优秀的理论工作者,对机器学习有偏见而已。而且他不直接指导我的工作,我的进度不是直接向他汇报,他的反馈也不是直接反馈给我。实话讲,直到后来办公室里G老师给我说了大老板对我的不满以及对我“执拗、不听劝”的评价,我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在此之前我只是在闷头苦干,也没有人跟我对接。这点我也十分委屈,难受了特别久。

自从十月以来,学习和工作带给我的快乐和满足就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给人擦屁股、办杂事,连好好做自己的事情都有点成了奢望。最终却是落得个这个评价。十一月底十二月初的那段时间我认真思考了很久退学的事情,最后被我爸劝住了。我记得前几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里我爸安慰我说,要是读研读不下去就别读了,回三中去重新高考吧。在梦里我一边发抖一边嚎啕大哭。如果是要让我回到那个对于向往自由的人而言是炼狱一般的地方重新生活,我倒宁愿在这个冬天漏风的差劲宿舍呆着受委屈。

作为开发者:沿途有惊喜

暑假的时候,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申请了腾讯犀牛鸟开源计划。最终有幸入选,给 NCNN 项目贡献源代码,提交了 PR #4065 和 #4190。真的非常非常开心。甚至于说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惭愧,觉得是自己水平不足,是 nihui 老师给了我这样的机会。不管怎样,最终 Github 账号上有了几次可供炫耀的提交记录,手上多了几张腾讯的证书奖状,我还是很开心的。

下半年的时候,在我的催促下,RateIt 项目逐渐又开始有了进展。其实我最感到开心的,不是我又写了多少内容,做了多么显著的贡献,而是能作为团队的一份子,和大家一起汇报进度、讨论设计、制定计划。这种协作的状态是我非常向往的。因为这是我所认为的合理的工作模式,同时也是我在所里上班所得不到的工作模式。我还是很喜欢和人深入交流问题的。唉,虽然机会不多就是了。11 月底,团队里研一的朋友们要准备考试了,我们的活动就暂停了。不过我是真的希望能快快重启,在明年的春天让网站上线,给本科的同学们亮个相。这也算是补偿一下曾经在本科迷茫的我吧。算是补偿吧?肯定算的吧?!

之前经过个人的思考,下定了不读博,硕士毕业直接工作的决心。尽管可能还要等明年甚至后年才找工作,今年就已经提前开始刷起了题。已经学了这么多年,理论和代码都接触过不少,刷题本不是个难事。不过,做 LeetCode 的过程,反倒让我逐渐意识到我之前的 ICPC 成绩稀烂的根本原因:眼高手低,花里胡哨的技术学了一堆,但是基本的功能实现写半天还 bug 连连。总之,能有个机会学习提高,总是件好事。

人际关系:错位的连结终于崩塌

今年年初,寒假的时候,或许是出于无聊,我又联系了去年出去旅游认识的那位女生。总之我们又以缓和的状态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来有两件事成了最终的爆发点。其一是一起玩游戏的时候总是被开贬损性质的玩笑,而且明确说明之后也不见收敛,这令我比较反感。尤其是这种体验会让我回想起本科阶段被某位优秀女生当众讥讽的场景,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当我又一次尝试以对话解决这类问题的时候,就又一次得到了类似的回复:“我就是这样嘛!我就是不好意思道歉嘛!你不要逼我好不好嘛!”。或许在当事人心目中这模样还蛮可爱的吧。我只觉得不开心。后来此君在复习考研的日子里消极怠工,每天玩很久游戏,学习时长很短。我提醒了几句,最后被报以答复“你自己画饼自己吃捏,搞你的编程大业去吧”,不欢而散。老实讲,这句话深深地刺伤了我。在此后的几个月,我常常会回想起这句话,会问自己为什么老老实实做自己的,为了自己的未来学习充电也会被羞辱呢?我确实不理解。

此君在我们不欢而散之后给我发了一封道歉邮件,不过因为没有发到我的常用邮箱,直到几个月后的九月我才看到。不过内容上比较避重就轻,没怎么认真说事,只是单纯说了很多的“不理解”。虽然邮件标题是道歉,不过内容句句都不是道歉。我原本没打算回复这封邮件的,毕竟都过了这么久了。那几天我实在是很难受,我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凭什么,我也反复地在问我的朋友为什么、凭什么。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回复。不过,是彻底抛弃了老好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思想、锋芒毕露、言辞犀利的回复。再无回音,不过我自己还是挺爽的。

当然了,我并没有因为发出了这份回复,就停止了问自己“为什么、凭什么”。我情绪波动特别剧烈,似乎已经失去了控制。我回想起拍毕业照时的一些旧事,又一次开始深深怀疑为什么喜欢自己的专业,努力为自己工作,是一件会被嘲讽的事情。我确实难过,也是确实无法理解。我掏出手机,把我认为曾经冒犯过我的人全部删除了联系方式。当时很开心,很舒爽,但也很短暂,迅速地就归于虚无。其实在此后还有一位同学联系我,问我为什么删了好友。那天晚上我再三提醒自己要冷静不要随意攻击诘难别人,最后有选择性地叙述了一部分事实,给了他一个解释,又加回了好友。十月份趁着刷夜群国庆聚餐的机会,我原本想好好找他聊聊的, 结果邀约被婉拒了。后来也就再没聊过些什么了。

我的情绪犹如脱缰野马,彻底失控。到了十月中旬,学业上的问题也集中在这个阶段爆发,我整个人都进入了癫狂的状态。独处的几乎所有时间、所有情绪,都不受控制地用于愤怒与仇恨。负面情绪缠身,而我摆脱不掉。我认为我需要外界的帮助了。在简单搜索浏览了网上的资料,同时也线下询问了可靠同学的意见,我开始心理咨询。有一个情绪出口,我的痛苦感减轻了一些。同时,在咨询师的帮助下,我也有机会重新认识我人生中曾经经历的一些大事件。虽然至今为止,咨询的时间也不长,更何况因为中途的一些干扰还取消了几次,但我还是觉得这对我有比较大的帮助。其实原本在进行心理咨询前,我抱着一种只要能让我情绪稳定度过研究生阶段,让我安稳毕业就好的一种心态。但咨询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觉得这或许能做到更多,说不定真的能就此解决我成长过程中积累的很多问题。(不过真的好贵啊呜呜呜)

展望未来:人没事就好

真的,人没事就好。正好看到今年新出的一个工作,貌似可以用来做一个我之前一直想做但苦于没有合适技术路线的 App。这几天突然有了许多工作的动力。年底了,许几个愿望吧,就当作抖抖身上的晦气,和过去告别。

希望能用几个月到一年的时间把想做的那个 App 做完。希望明年上半年 RateIt 能上线。希望之前的工作能整理一下发个中等水平的论文。真的,人没事就好。


终有一日, 仰望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