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过其实的虚伪重逢

发布于 2020-04-03  8,113 次阅读


“洗过眼镜之后视力提高了两行, 洗完澡之后体重减少了两斤, 这不可谓不调和.”

“请你能不能不要在说出这么粗俗的话之后还洋洋得意地夸赞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可谓不调和’的东西, 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从什么地摊文学上看来的九流外国俗语的蹩脚翻译.”

“啊, 不, 我只是讲几句玩笑话, 你要是真的就因为我用了夸张手法的句子而对我产生那种’洗澡之后体重会减轻\( 1000.00 \pm 20.00g \)’的不修边幅的男性形象印象的话我会觉得你很不可理喻的. (不过顺带一提你会不会觉得根据我的这句发言, 让我去写<理科生坠入情网>是不是会更好看? ) ”

“原来你以为那种东西叫做夸张?”

“说到底, 你今天在我深夜洗完澡之后出现在我面前就是为了来找茬的吧.”

“说到底? 你是不是很喜欢用这种口头禅, 来暗示自己的思考比起别人来说更加接近问题的本质? 这样让你非常有优越感是不是?”

“虽然我的确无法反驳你这个论断, 但是我还是对于你这么赤裸地揭开的我的想法感到厌恶.”

“对于久别重逢的人你就是这么欢迎的?”

“请你不要在三言两语中塑造出一个怨妇形象. 你是那种在初中生懵懂的性幻想里面才会出现的怨念系姐姐角色吗?”

“初中啊? 你那个时候不是很迷我吗? 顺带一提, 如果你能再有审视自己用语的机会的话, 我希望你把’塑造’改成’刻画’. 毕竟…”

“你是上瘾了还是怎么回事, 吐槽我很有趣吗? 讲正事你懂不懂? 你这种连存在性都要受到怀疑的女人就不要来教育我有关你的形容用词的微妙差异了, 我真的不是很在乎.”

“我们的确很久没有见面了啊, 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在哪里? 那条种满榕树的街上吗?”

“不要在我真的发起火的时候就开始这种貌似很动人的回忆起手式来岔开话题好不好?”

对, 上一次见面的确是在那条种满榕树的街上. 不过种满榕树这件事情我是从街边立的牌子知道的, 至于榕树究竟长什么样, 就算我天天看我也记不住. 毕竟除了那种树干上长满了可以撞破我的额头和手掌的尖刺的攀枝花树之外我很难记住别的树木名字.

“啊, 好遥远的事情了啊, 那个时候还是2016 年12月.”

“明明是你刚刚才让我不要用貌似很动人的回忆起手式来着… 为什么你也开启回忆模式了啊.”

啊哈, 真是可笑. 明明是你自己玩失踪的. “你那天晚上就轻轻地说了一句’加油’, 然后就再也没见过你了.”

“毕竟当时你快高考了嘛, 而且首先我要指出一点, 你并不是再也没见过我了, 你只是见过我, 跟我畅谈然后又忘记了而已.”

“不要给我讲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好不好? 我怎么可能跟一个大活人愉悦地聊了天还会忘记的?”

“哦? 那么你记得今年元旦的时候你和同社团的同学们吃饭的时候说了些什么吗? 你还记得去年的国庆你在上海时和朋友们讲过什么话吗?”

“我觉得你这是在偷换概念, 因为我只是忘记了谈话的具体内容, 而没有忘记他们的存在. 但是你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因为我是完全不记得在这几年内和你有过接触.”

“那你倒是给我说说, 所谓的’这几年’之前的你声称的和我有接触的那几年里面, 你有什么记得的和我的接触?”

这样一讲的话, 我的确还是有点动摇了. 因为如果非要让我拿出没有和她来往过的证据的话, 我是拿不出来的. 如果我承认自己的记忆是不可信的话, 其实还真的有可能我在这几年见过她? 可恶啊, 就是因为这样, 各类阴谋论才会有市场… 如此喜爱辩论的我不应该被这么低级的诡辩给难住啊? 是我学的知识太多, 高级经验论那一套东西束缚住了我的手脚吗?

“你以前可是一个很喜欢辩论的人, 不会让我们这样和平理性又友善的争吵陷入长久的沉默的, 你这个人现在怎么回事?”

从表面上看, 现在的局势成了这个女人单方面对我进行炮轰. 而且我非常想针对她所使用的”和平理性又友善”而进行反驳, 不过如果做那种反驳的话就会显得我是一个很不会读空气, 不看话题走向而抛出和当前话题毫无关联的句子的人, 这在社交场应该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 不过说到底我为什么要纠结这么多?

“其实说真的, 现在的我觉得很难理解你了. 以前我可以很轻松地了解你的内心世界, 但是现在我看不透了. 就比如刚才, 我连续问了你好几句话, 你都保持着沉默. 换做以前我都可以一下子看明白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但是现在我看不懂了.”

“其实我在意的是在2016年12月的某天晚上我们在那条种满榕树的街上见面之后我们究竟见过面没有.” 啊, 话题进行到这个地步我觉得会不会看话题氛围这种事情无所谓了.

“见过蛮多次的吧. 就比如说去年国庆的那个晚上, 夜里其实还挺冷的呢.”

我很不愿意承认我在从那个大学出来迷路之后走在车也看不见人也看不见路也看不见的漆黑公路上遇见了她, 我究竟是遇见了还是没遇见呢? 那个时候有人跟我说话吗? 我记忆中我在那天蛮动摇的, 当天晚上的事情触发了我的一些童年回忆, 想起了好多事情. 我很不愿意承认我在反思我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我的时候会遇见这个女人. 不过为什么呢? 我感觉我的意识有点模糊了. 我还是想向她确认一些事情: “可是为什么和你有关的记忆都是出现在那个书店? 为什么?”

“这很明显是你自己的问题吧, 不要问我, 我也不知道. 明明是出现在哪里都可以的东西, 我怎么知道永远是出现在那个书店呢.”

嗯对, 更何况那个书店早就拆了, 早就不存在了, 可是还是出现在那里. 为什么我记忆深刻的有关于那个连存在性都要受到怀疑的女人的记忆都是在那个梯道边的书店里, 我的确很不理解, 尤其是那个书店早就搬迁走了. 这个人身上散发的神秘感让我觉得很好奇, 不过对我而言, 神秘感同时也意味着恐惧感. 我还想问些什么, 或许我不想问了. 我感到实在是太困了, 虽然潜意识里面觉得我一旦睡觉就会忘记什么, 但是我还是睡着了.

“再见...”, 至于这是谁对谁说的, 希望听见的人究竟有没有听见, 再见究竟能不能再见, 也是无从知晓的.


终有一日, 仰望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