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的年末总结-其二

发布于 2020-12-25  239 次阅读


至于为什么作为 "其一" 的2018年与作为 "其二" 的2020年之间的那一年没有被记录下来, 原因是复杂的. 或许是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以至于我尾巴翘得太高, 不再想要记录; 或许是那一年的年末太累太懒了, 缺少一个让我写下记录的契机. 总而言之 "其二" 是着眼于2020年的, 会不会有 "其一点五" 或者 "其根号二" 那是另一回事情了.

如果总是按照时间顺序流水账一般罗列这一年的若干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件, 虽说事后读来也定会使我感慨万分, 但是总归是平淡了一些, 而且有凑数磨洋工之嫌. 这次姑且随性一点, 用情感来排序.

七月以来, 为了读研而做的思想斗争,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也写了很多了. 在逃避中猝不及防地面临了七月, 而又主动放弃了夏令营. 九月的推免对我而言毫无疑问是一场灾难. 在这件事情上我犯的最大的一个失误就是太过于相信此前此讯的一个学长的意见, 觉得无所谓, 有推免资格就行了, 九推总会有办法, 以至于我低估了这件事情上竞争的激烈程度. 用后来别的前辈说的话来讲: "往年的夏令营已经就很激烈了, 九推更是挤破头. 今年的疫情并不是把不激烈的竞争变得激烈了, 而是把本就很激烈的变得更加激烈." 我一直很想去的 OS 方向, 蒋老师早就招满了人, 联系了几次, 他说尽力争取多一点名额, 但是也没有后文了. 面对九推的名单, 注意到了前瞻算法组还没招满, 但是想想那里竞争会很激烈, 而且自己早就在大三这一年给自己下过了 "我以后要去学硬件, 做算法不适合我" 这种暗示. 不愿意卷 AI, 而比较偏爱的硬件方向的龙芯寒武纪, OS 方向的早就招满了, 九推连名额都不剩下. 思前想后选了高性能中心. 谈不上多喜欢, 只能说比较确信读这个不会使我痛苦. 可惜, 当时没有准备好面试, 对于自己的很多基本功太过于自信了. 连着栽了几个简单问题, 我就知道没戏了. 毕竟高性能这里和我竞争的优秀学生太多了, 这个机会就这样错失了. 虽说不能去高性能那里读研这件事情本身并不使我至于极懊悔的境地, 九推落选了这件事情所蕴含的 "我即将失学" 的含义, 着实折磨着我的身心. 上半年来日渐严重的失眠,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不可控的地步. 对于前途的迷茫和对自己许多决定的懊悔混杂在一起, 让我的这个九月悲痛无比.

比较庆幸, 学院的老师对我们真的很负责, 让我给教育处负责招生的卢老师发邮件, 说他会转发信息给还没招满的实验室. 邮件发出去, 前瞻算法和前瞻生信都有了面试通知, 此外还有 IIE 的一个老师发来的短信(都不在一个系统, 甚至不在一个学校, 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渠道知道我的信息的). 我专程去看了那位 IIE 老师的主页, 一看是卷 AI 的, 立刻决定避而远之. 无论我流落至多么可怜的境地我也只想要学我喜欢的东西, 更不会对时下的一些热点趋之若鹜, 嗯, 我很确信我不愿意这样. 前瞻两个组都对我做了笔试和面试, 很碰巧, 或者也可以说很不碰巧, 这两个组的笔试在同一天. 生信让我做了一张卷子加四道编程题. 整整六个小时我都没休息. 当天晚上张老师又给了我算法组的卷子, 仓促的晚饭之后又做了起来. 当天把题目折腾完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 真是辛苦啊! 第二天又赶去面试. 面试的时候和卜老师没聊好, 最后他们没要我. 和张老师倒是聊得不错. 张老师人确实很好, 下午我回学校之后还专门给我打了个微信电话, 提前给我说了在她们组读研会面临的问题, 可能会有的不好的地方, 讲得挺全面的. 不过当时我所面临的, 是如果拒绝了算法组就再也没有机会, 除了(极小概率的满意空位)以外就只剩下考研一条路了. 我就站在教学楼的玻璃门外, 看着草坪思考了大约三分钟的人生. 回忆了一下那个曾经很痴迷思考算法的我, 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不管咋样, 至少也比那个被我用来保底还刷了我的高性能中心强”, 就给张老师回了电话.

仔细想想, 面临着人生的重大分歧, 我却只有三分钟的时间做出决定. 要是我更加优秀一点, 会不会在面临问题的时候显得不那么无力呢?

此外, 还有那么一两件说起来挺讽刺, 或者说挺戏剧化的事情. 一来是生信给我的卷子上有一道柯西方程, 原封不动的要用爬坡方法证明的那种. 那还是我高二的时候和陈公子在教泽园的教室里面看过的原题, 没想到有朝一日在我将要读研之时会帮助到我, 多少令我有些哭笑不得. 当时我想, 如果把我的人生写成小说, 一定会被观众嘲笑为不讲起承转合, 强行安排伏笔的九流厕纸吧. 哈哈, 真是戏剧化. 另一件事情, 其实我在大一大二的时候很喜欢算法, 当时真的就打算读这个方向的研究生. 后来之所以放弃了, 是因为接触了系统方向的, 硬件方向的课程产生的新的兴趣以及在算法学习上的诸多打击这二者的结合效应. 讽刺的地方在于, 大三的我做了蛮多的思想斗争, 将我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塑造成通往OS或者硬件方向的阳光大道, 放弃曾经很喜欢但是”学起来比较辛苦而且难以出结果”的算法. 而最终我的人生道路又不得不扭转回来!

这种时候姑且还是装模做样地说上一句 "啊, 人生啊……" 这种话比较符合我的作风.

Master 的话题到此为止, 总的来说我碰巧拥有了一个我还挺满意的结果, 现在的生活也不错. 推免的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 心里真的很畅快, 有一种深夜档无人观赏的肥皂剧迎来了大团圆结局的感觉. 这么一想还是有些感谢这几年在大学孤身一人战斗那个自己的, 总的说来没有辜负18岁的那个自己.

当然了, 要论2020年不得不提的事情, 的确少不了 X 小姐.

说真的, 我从来没有如此愤恨过咒骂着, 期待夏天的结束. 2019 年的 7 月 20 日, 我早起赶上飞机, 赶去上海见她. 谁曾想到了 2020 年的 7 月 20 日, 我却不堪重负, 结束了这样一段关系. 前前后后分分合合折腾了三年, 最终还是这样咯. 2017 年的我写给四年后两个人的信, 看来只有我自己的那一份可以被读到了. 当然, 如果是 2018 年那个时候的我可能会对这件事情感到很懊悔, 不过现在并不会了. 毕竟我觉得我该做的都做了, 剩下的事情也没有办法.

我一直觉得异地恋的很大一个问题, 就是自己无法介入对方的生活, 久而久之会习惯性地退居于一种类似电子宠物的地位. 当然实际上多给予对方关心, 攒点车票钱和房费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这之间的根本矛盾可能还是在于有的付出有去无回, 久而久之我便少了热情. 看着对方对我聊天, 发说说这些行为的反应从很热情很甜蜜到很冷淡很苦涩, 确实有种难以言说的滋味. 有的东西果然还是忌讳对比着看, 一看就现象呀. 正所谓 "Data never lie", 留存的记录本身也是无声的反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从暑假里某个糟糕的新闻开始, 从某些无聊的事件开始, 她不再搭理我, 开始故意冷落, 说话也一定要故意挑刺. 我不知道, 从无数次交涉的结果看来我也不配知道. 我一直觉得可以为人付出爱为人燃烧自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可惜这不能建立在无反馈或者负面的反馈之上. 付出而无法得到丝毫回报所带来的寂寞感深深侵蚀着我. 那段时间我常常想起很喜欢的一部动画 CLANNAD 的女主角曾经说过的话, "无论如何, 请不要后悔与我的相遇". 如果真的能有这样的事情, 该是多么令人羡慕啊. 可惜, 凭什么我就一定要经受这样的折磨呢? 还是两次. 我似乎听到了来自2018年的顾影自怜 "我也很想安慰你, 可是我都不知道怎样安慰我自己", 又似乎听到了来自2020年的目中无人 "我就是不知道聊天有什么意义? 自己看看书听听音乐不好吗?". 都是扎人的玻璃渣呀, 都是玻璃渣呀, 玻璃渣呀. 说来很讽刺的一件事情. 五月还是六月的时候, 有天我们一起出去玩, 中午在万达吃烤肉. 那天其实我很不舒服, 之前的一天处于一些不可抗力熬了夜, 当天我很困, 精神也不怎么集中. 吃饭的时候就静静地看着. 后来有一次谈起的时候她跟我说, "其实那天我感觉挺不好的, 毕竟你看呀, 烤肉那个油滋滋飞溅, 弄得我手臂上手机上全都是, 你就坐在那不怎么动. 虽然我不至于因为这种小事生气, 但是情侣的关系想要维系就是靠这种小细节的呀". 嗯, "情侣的关系想要维系就是要靠这种小细节的" 这种话竟然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原来她明白呀, 不过是严于待人宽于律己罢了. 不过我倒没有跟她说过我这样的想法, 一方面是我接受不了她在面对人类情绪, 关系等话题上所表现出来的自以为遗世独立看破凡尘高人一等的幼稚感; 另一方面, 或者说更加重要的一面, 在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她. 此后我们关系迅速转冷.

用我们那里的方言讲, 叫做 "啥子都让你懂完喽".

我不明白, 为什么面对恋爱关系的问题, 我就可以为了解决问题去咨询一个又一个人, 请求他们给我一点意见, 我就可以花时间去思考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 去聊去谈, 而她就只能 "我真的不想再想你说的话有什么深意了, 很累(2018年)". 我的学业压力那么大都可以安排出时间来, 而她就不可以, 她总是忙总是overwhelming, 总是不能及时回复我的话, 总是拒绝我的邀约. 嗯, 她和她的小姐妹聊天的时候可没有在乎过自己时间紧张, 她约自己的朋友看电影出游的时候可没有在乎过自己时间紧张. 今年的七月对我而言真的是太煎熬了, 升学的压力和恋爱的玻璃渣摆在面前, 两三天睡不着成了常态, 晚上抱着啤酒咕咚咕咚灌下, 才能在破晓时分睡着几个小时. 嗯, 理解 "她只是不在乎我" 这件事情本身比较扎心, 但是可以帮助我拜托一段不健康的关系.

好在我主动结束了, 总的来说这使我轻松不少, 尽管当时还是和难过的, 毕竟沉没成本已经投下去了. 不过我比较认同烃基的分析, 即使当时我们不结束, 等到十月份前后, 她回了上海, 我彻底失去了干涉她生活的可能的时候, 这一切必然会结束的. 所以我还比较庆幸是我自己主动结束了折磨, 毕竟可以看起来不那么像一个loser.

现在几个月过去了, 说我彻底忘了这件事情那是假的. 不过现在想起来更多的是有点后悔我自己处理问题不得当, 倾向于选择一种伤害自己的方式. 从结果而言无非是自我感动罢了. 而且当时结束得也不够果断, 要是能再早一个月, 说不定我会有心情去参加夏令营的. 嘛, 不过这谁说得准, 而且我虽然对于这段关系有很多很多不满意的地方, 我也不至于把自己在学业上的错误选择归因于她. 总的来说, 我的这段关系彻底地结束了, 我再也不会回头了.

不过八月份的时候我说爷以后要当渣男, 万花丛中过, 滴露不沾身. 听过我说这话的诸君就一笑置之, 切莫深究.

啊, 到此为止, 接下来谈一谈别的.

九月初,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学校. 在新的一学年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参与聚餐. 有好多熟悉面孔, 也有很多第一次见的新面孔. 谈起刷夜群, 我还是很有感情的. 我在心里比较渴求受到关注受到照顾, 常常因为情绪波动在群里说些疯话, 好在群友们都很照顾我, 从来没有人指摘我, 我对此很是感激. 有那么一个两个听众, 于我这样的孤独者而言更是一种救赎.

其实还有蛮多想说的事情的, 但是一时不知道如何说起, 写了蛮久了也累了, 就到此为止吧.

"啊, 好累呀, 会不会有美少女突然跳出来跟我表白呢?"

PLUS.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不过都看到这里了, 考不考虑在留言区留下点痕迹呢?


终有一日, 仰望星空